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!

从《钱学森书信补集》中学到的

2017年07月26日 16时07分52秒新闻网浏览次数:45

哈工大报讯(佚名/文)最近翻阅 《钱学森书信补编》,书中收录了1987-1991年间钱学森先生与社会各界人士的书信往来,主要以回复给他人的短篇书信为主。没有印刷体科学著作的艰深与晦涩,透过微微泛黄的信纸上钱先生遒劲有力的笔体,我看到了一位有血有肉、广泛涉猎多方面知识、始终保持谦虚好学的学者,一位言语犀利却宁静致远的大家。
  钱先生生前常说,如果他在科学上取得了一点成就,那一定是得益于小时候不仅学习科学,也学习艺术,培养了全面的素质。在众多的书信往来中,钱先生对社会学、农业学、艺术欣赏、医药学乃至哲学等方面的见解令我印象深刻,也有感于他对知识的融会贯通。比如钱老在1988年给周士一教授的回信中提到:“人体是一个开发的复杂系统,如何构筑人体学的殿堂,这需要一个结构框架。”这让我不由得想起航天工程中不断强调的系统性和总体性。也许对于任何科学,都需要一个统领全局的认识,然后才可以层层深入,钩深致远。
  20世纪80年代的钱先生已是德高望重、成就卓著,诸多部门和院所都渴望得到他的指点与垂青,经常邀请钱先生题词、当顾问等。在书信中,钱先生婉拒、婉谢的内容占了很大篇幅,“为手册题词的事,我不能干,我是不搞这类事的。敬恳原谅!”“我是不接受当刊物的顾问的……不是什么老前辈!所以请免……”钱老的清正耿直和不慕名利让人敬佩,也让人想起“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”这句话。人品和学术,在钱老这里相辅相成、互相促进。
  钱老也常有对晚辈的建议与鼓励。他在给张嘉宾的回信中写到:“天下之事,非一人之力所能全部完成,所以团结与自己同一等级的人,去共同奋斗是重要的。”而他本人,也终身都在求知和进取之中。
  1947年,钱学森学成后第一次回国。在高校演讲时,他引用诺贝尔奖得主尤里的一句话:“我们要消灭众生的困苦和匮乏,带给他们愉悦和美丽。”如今的我们已不再贫穷,在和平的幸福年代里,我们应在老一辈科学家、革命家的身上汲取力量,为祖国建设努力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编辑:张东杰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哈尔滨工业大学新闻网官方网站。
官方微信

哈工大报

工大视频

哈工大人

最新发布